___________来自她说的 澜本嫁衣.ver

2008/12/25 23:35
这个夏天,我写《澜本嫁衣》。这将是一本不同于以往的书。它也再也不仅仅是关于青春,少年。一个人告别了一个年龄关隘,就应该眺望更多更真实的本相。



这本书,在已经得到极限控制的叙述中,我相信,还是会有人鄙夷或者不可思议,情愿合上纸页,停止洞察与他的理解和想象完全相悖的另一个世界。他们不相信这个世界的存在——或者说,他们相信,但不愿意面对。所以也许会说,这是什么垃圾啊。

我是说,也许。

但当我们都实质上身处同一个垃圾场的时候,停止洞察的人有停止洞察的权利,但我不能因此羞于继续叙述,止于已经即将昭然若揭的真相跟前。



记得年少的时候,我读罗曼罗兰的书,他写:看清这个世界,然后爱它。



书中主角是叶之行。在我初次迈进叶之行的生命戏场,惊怯痛楚地在台下同形形色色的众人一道观望经过精剪之后由她上演的折子戏时,我同样恐惧直至颤抖,无从相信这个笑贫不笑娼的世界竟有这般的肮脏可惧。

人间是一艘浮在欲望之河上的船——河流因为混杂过多新旧杂陈,良莠不齐的人性欲念而散发着微微腐臭——但即便如此,也不得不承认是人的全部欲望承载了整个人间。从善的欲望。作恶的欲望。生的欲望。死的欲望……混合并汇成一汩黏稠而沉缓的当下发生,最终化为历史,静静流向虚无之境。



我无可选择地做了她最忠实的旁观者。这样多的人,在她生命中出现,给予她不离不弃厮守相爱的幻觉,但最终只有我是在落幕之后仍然久久徘徊在这命运的戏场,不忍转身而去的人。

而这一切又远远超过了爱的遗却。关于失足堕落,关于猎奇的代价。关于缺憾,关于恩德,关于暴虐……以及最终的,灵魂的失敏。感知与记忆的消亡。



我沿着她走过的路途,便从一个幻灭望见了另一个幻灭。幻灭之间的空白是如风中残烛一般的洁净希望。我以书写讣告般的心情着笔这垃圾一样散发腐臭的供词。

但我知道我义不容辞。



----by 柒



← >> 写在五年之末 | 主页 | 如果我这样说给你听,你真的要听好啊~~ →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