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18 13:50
说你懂得生之微末 我便做了这壮大与你看

你说再热闹也终需离散 我便做了这一辈子与你看

你说冷暖自知 我便做了这冬花夏雪与你看

你说恋恋旧日好时光 我便做了这描金绣凤的浮世绘与你看

你说应愁高处不胜寒 我便拱手河山 讨你欢 。



你说你看遍人世间的起起伏伏,要一起走到永远的诺言是亘古绵延的神话。我明白你,你是要我们都明白世界上没有永远一说,我们能做到的只有在电影还没散场的时候 ,留下一句刻骨铭心的话,然后潇洒的说再见。



你说没有人是完人,就算是镀了金身的佛也会遗憾的看见世界的污秽而不可奈何。诚然,我们也不是,更不配。我明白你,你的意思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可知否,那一瓢是千亿年中,滚滚红尘中遗忘的那一束光芒。张爱玲说过,生命也是这样的---它有它的图案,我们唯有临摹。我们都不是好的画家,所以,我们不明白生活在一起是何其幸运的一件事。



你说你不要再念旧,因为它是脆弱泛滥的沃土。我明白的,你是说你要我们都长大后好好过自己的生活,认真的去过活。一叶知秋,我们何其悲凉的概叹世事难料,我们在泥沼中来来回回,修得一身的铠甲,就为与回忆纠缠。可知,天下没不散之筵席,我们相爱也只是幻灭一场。可是你没有想过,离开一些曾经的话,就不在有依靠了。是依赖,亦是负担。



你说人年轻的时候做错过很多事,然后到长大之后就告诉自己不要再犯错。可是你知道吗,错误是越长大就会越多,因为明白了太多,看透了太多,挑剔了太多,错过了也太多了。我们对别人的忠诚幻化成为对自己的不坦白。我们撒谎,是为了去完成那些所谓要幸福的诺言。可是,诺言本身的是空虚的,三生石上写的金石前盟,缱绻三生,也只是铸就了一个又一个宝黛悲剧。我们必须学会去给我们已经干涸的青春一抹盎然。即使它布满谎言编织的荆棘,但是,一万句的言不由衷,是为了一句你要幸福啊。我明白的,你是说我们都没有过错,只是错过了。



你说横亘在我们面前的不是遗忘,而是世情。玫瑰因为保护自己的美丽,让采撷它的人满身创伤。何尝不是,想要温暖,却换来的是心怀杂念冷冷的拥抱。我们曾经看过风生水起的盛世繁花,看过世态炎凉的人间百态,想过从此心无旁骛的去采菊东篱。因为我们需要它们,所以我们去做了不再有刺的玫瑰。可是剥离了这一切,我们才发现我们什么都不剩了。唯有一颗心,只剩下一刻垂死挣扎的的执念。



你说满目的色彩在你的眼里都只剩下黑白二色。那是天堂还是地狱?我知道你的年华里什么都不缺,唯独少了一片明媚。我去努力寻找这片阳光,可是你不再需要。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仰天长啸时,说出了心底最荒诞的信仰。这时候才知道自己是茫茫人海中多么渺小的一个坐标。日日夜夜的想念,却只是一句白天不会懂,夜的黑。



你说总会有一个归宿,可是谁有知道要有多久的铺垫。我们走过茫茫戈壁,你说那是上苍怜悯我们日夜的眼泪。我们走过圆明遗梦 长乐未央 断壁残垣,你说那是感情历久弥新的最好见证。我们谁都不知道,我们谁都做不到,明明知道会两败俱伤,留不下只言片语,却还是要举步维艰的挣扎。南柯一梦,何其可悲。



你说你喜欢我们一起走过的每个清晨,微风中拂过梧桐叶子每一片的纹络。日渐清晰的感情,却总是激不起了任何涟漪。于是,飘飘摇摇要成为落红的那一刻,我们都明白了,原来曾经抓的那么紧的东西也会被时间带走。夜里,不再会被春夜惊雷吓醒,因为,早已殚精极虑疲惫不堪的内心,已经要沉沉的睡去了。可是浅浅的睡眠中,少年残像越发清晰。



你说你看油画,就像是看我们的一生一样,五光十色,却找不到一丝空白诉说属于自我的随性一笔。是不是我们太苛求完美,容不得一粒沙子衍生在我们中间。此去经年,我们听过了山间的云雀夜莺,也见过了皑皑雪山,领悟了古刹梵音。可是,最看不透的就是如今已经找不到的自我。



你说你会记得有这么一天,天空不再阴霾的一个午后,在球场旁,遇见了你。

---by 柒&HR





← 我的悲伤都会还给你 | 主页 | 我 一 直 都 在 撒 狗 血 →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