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时空

2009/04/28 22:43
有时候有时候
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
相聚离开都有时候
没有甚么会永垂不朽
可是我有时候
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
等到风景都看透
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红豆》
谁会知道在到达未来之前要经历多少不朽的记忆
又会磨灭多少空白
在生命中整发的一个有一个鲜活的个体
又是怎样浮现在记忆的轮回中的

魏萌,你会告诉我答案么,我们一直苦苦追寻的所谓幸福结果到底是什么。真的,直到现在我还没有确定他会不会在终点等我。你会等我么

Chapter01

1999年的冬天,本世纪的最后一个冬天,散发着一股来自远古的寂静与沉默。这座典型的北方古城,还是按部就班的生活着。凛凛寒风种的光秃秃的枝桠似乎也便显出异常的留恋的孤独感。一群学生嬉笑而过,为街上的沉默点亮了一点点光亮。韩冬就是里面的一个。她喜欢冬天,用她的话就是说自己就是从冬天中诞生,一生也就于冬天为伴了。连名字里都让彻骨寒冷。的确,她的热情确实可以把冬天都融化了。以至于,在这么多年以后,这群孩子中的某某某人们还是记得那个一生都要与冬天为伴的女孩。在韩冬看来,这座北方城市里,没有羊城冬日里的繁花似锦的惹人眼,也没有也没有江南冬天里的湿漉漉的寒冷,纵然也没有北国冰城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彻骨寒冷。所以她很留恋这里的一切,但是有时候要知道留恋并不等价于停留。所以,以后的事情谁也谁不准。暂且,就这样生活吧
这里一切都是那么生活,冬日的阳光慵慵懒懒的,如此妥帖的被闲置在茶余饭后。
这是我们消耗了最明亮的青春的城市,使我们挥霍了我们所有情感所有被遗忘的细节的城市。
即使过了这么多年,即使失去了很多,又失而复得的很多。韩冬依旧还是记得,曾经就是在这里,就是这里,有这样一些少年们亲切的称呼自己冬冬
有时候被遗忘的季节,却是又那样的深刻的永恒在狭窄的空间中。浅唱的声音又从遥远的时空中传来。那久违的呼唤...
''冬冬啊~冬冬~~乖宝贝快起床了,妈妈把饭给你放在桌子上了,你起床记得吃哦。还有桌子上有钱中午自己去外边买点吃昂,自己再加千万别冬天然气还有电什么的。妈妈上班去了''韩冬妈妈焦急且又耐心的说完后,开门就要走的时候,猛的回头说''记得吃胃药,千万别忘。算了吧。我看我还是看你吃了吧。''于是乎,她亲自倒了一杯温度非常适宜的水拿着几片药走到女儿的床头,韩冬嘴里一面嘟囔着,
我有不是没有手,没有脑子,你至于么,上班都快...
你还知道我迟到啊,那你就快吃。
简短的桥段就这样在韩冬妈妈关门声中种结束了
韩冬再睁开眼的时候就是上午快11点了。穿上鞋走到饭厅,看到桌子上的豆浆还有几个自己平时很喜欢的面包,拿了一个面包走了。
事实上,韩冬已经很习惯妈妈这种无微不至的照顾了,在自己尝试过N次要摆脱这种照顾失败后,她决定就这样享受着。也许是一辈子,也许是半辈子,也许是小半辈子...也许到妈妈也将来会找一个人代替她的位置为止。她现在觉得叛逆也没有什么好处啊,像现在这样坐在书桌前享受着妈妈安排好的惬意假期,不是也是一种人生么?打开抽屉,找了半天的练习册没有了,起身走到书柜前面,打开书柜,还是没找到。不知不觉的韩冬自己已经打开了一本貌似很久之前的相册。
嗯?这是什么时候照的啊~~哈哈。我怎么还是短头发的时候,哈,看田田那会儿,快胖死了。哈哈,想不起来叫什么了...咦?这个男孩叫什么来着...好像是转半生吧。叫夏什么来着。
很久之前来不及说你好的人,同样没有来得及说再见。没有开始,似乎也就是没有的结束。甚至在你每一个和别人说你好的时候,你会问自己,我们之前有过这样的问候么?呵~
真是的,原来初中照的照片都藏这啦,我还说呢。嗯~~肯定是阿新放的吧。
随手韩冬把影集放到了自己抽屉里比较显眼的位置上。假如时光就定格在这一瞬间,假如我们的双眼能穿透这一世界,就会发现,在空气中,有一个叫做夏阳的男孩子照进了韩冬心里的没有个空隙,布满了好奇与疑问。谁都不会知道有时候量变到一定程度,就会引发身体中微妙的变化吧。但是一生的转折就是在这样一个恰如其分的巧合。
晚上,韩冬爸爸回家,拎了一兜子菜和做饭的材料。一进门,韩冬就劈头盖脸的问爸爸:''我说,阿新,你是不是动我的影集啦?老实交代啊,我会从宽处理的哦''
“...等下啊”
“丫头啊~~你没看见爸爸手里没闲着呢吧。诶诶诶~~快快。。帮爸爸拿一下那瓶酱,哎~~千万别摔了昂。你刚刚说什么啊??”
“算了吧算了吧,没什么,做饭吧。嘿嘿~~爸爸,咱们今天吃什么啊。”
“炸酱面!爸爸你还想吃啥啊,爸爸做去”
开心洋溢在父女俩的脸上。爸爸走进厨房的那一刹那,韩冬突然很感动,自己的爸爸,世界也许只有一个这样谦让、关心自己的男人,只会出现一个这样的男人吧。哪怕后来你遇见了谁的小谁,也只是你光华中一个暂时停靠的就一些的船舶。真正会永远守护在你身旁的也只有爸爸,独一无二的爱只是属于你一个人的。
冬天过的真的是很快,年轮飞速向前转动着。上帝不会留意世界上哪个角落在哭泣,哪个角落在饥饿。韩冬从来没有怀疑过,以前那些上帝悲天悯人的做法的真实性,但是最近她开始质疑了。为啥路边的小狗狗就领回家会让妈妈生气呢,为什么山区里的孩子连完好的衣服都没有呢。就算你拿这些问题去问上帝,他也不一定知道,别告诉我去问如来,他也够呛。



主页